教案下载

监督司党支部集中学习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等重要精神

时间:2022-05-09 18:4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3月14日下午,监督司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,在前期自学的基础上组织开展集中学习,支部书记戴国庆同志主持会议。会上,副书记马宏建同志传达了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精神,纪检委员冯楚建同志领学了《中国委员会工作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,组织委员胡晓...

  这组海报,以“没能让真相大白我很抱歉!”作为标题,用排比的形式表示自己“太直”、“很笨”、“多管闲事”。但大字下面的小字内容中,TCL似乎并没有“抱歉”的意思,反而夹枪带棒地讽刺挖苦了一番激光电视依旧是智商税,顺便宣传了一波自家的Mini LED技术。

  2019年末,TCL在微博和抖音上发布了部分视频。视频中,TCL虚拟了一个男主角,在安装、使用激光电视的过程中,对海信的激光电视进行了夸张地批评,并使用了明显带有恶意的词汇。

  结果,TCL被海信告上了法庭。海信的人直接抱了一台自家的激光电视上法庭,现场给法官验证,自家产品到底漏不漏光、噪声大不大。

  这波强有力的操作,直接让TCL在法庭上败诉,法院判决TCL判赔偿海信200万元,同时在官方微博账号上置顶声明15天,以消除不良影响。

  但判决之后,TCL仍对媒体表示“不服”。果然,在“道歉海报”中,TCL并不像在道歉,而是像在给自家产品做宣传。

  这种道歉显然不会让海信满意,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预计,“口水战还会继续,甚至升级”。

  TCL和海信这场官司,原委大致如下:2019年,TCL分别在抖音和微博上发布了不同的视频内容,通过虚拟情景的方式,让画面中的男主角对海信的激光电视评价“漏光”、“噪声大”,甚至还有“见光S”“SJB啊买这么奇怪的电视”等夸张的描述。

  根据人学院的微博大v讲解,在法庭之上,专家和证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,竞争对手的观点也一条一条地过,连被嘲讽的激光电视都抱上来给大家展示。海信最终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,结束了这场耗时一年有余的纷争。

  对于这起案件,一审法院给出了TCL赔偿海信50万元的判决,二审法院将赔偿金额加至200万元,同时要求TCL在官方微博账号上置顶声明15天以消除不良影响。

  截至当前,公开信息显示,青岛市人民法院已经对TCL王牌电器进行强制执行203万元,而置顶的微博声明,就是文章开头的三张海报。

  北京观韬中茂(厦门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炜告诉市界, TCL惠州公司此举不但无法达到“消除影响”之目的,反而再次加重了对海信公司的不利影响。

  海信公司有权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,要求TCL惠州公司重新履行“消除影响”义务,如果TCL惠州公司仍拒不履行的,法院有权草拟内容,在相关媒体上刊登,并要求 TCL惠州公司承担据此产生的相关费用。

  若TCL惠州公司始终不予配合的,依据《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,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、裁定的,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、拘留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从判决书来看,法院并不反对公众对任何一款产品发表批评的行为,但一定要有事实依据,而不能通过抹黑、夸大、贬损等方式进行。

  2019年10月,时任TCL电子副总裁的张少勇就曾经在电视新品发布会上攻击道:“OLED电视和激光电视卖得好,是天理不容。”

  家电行业堪称中国最“内卷”的行业之一,各种类型“交锋”屡见不鲜,并且不乏令人错愕的事件。

  2009年,一张印有“格力空调爆炸伤亡惨重吓人”等内容的传单被促销人员发散至街头公众,格力为此将美的告上法庭。当时还有媒体报道,美的如果买下某报纸版面首页的广告,格力就买个封皮,用“格力”把整份报纸包起来。

  2010年,九阳的促销员袁凤利,被来自美的的四名促销员逼到消防通道围殴,而这只是当天发生在北京家乐福门店三场暴力事件中的一件。当时中国证券报报道,全国范围内美的和九阳在这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大约50起暴力事件。

  2014年左右,乐视进入电视行业,以“亏钱卖电视”的互联网打法,成为电视行业的“搅局者”,并且频频叫板小米。

  而这一次,TCL和海信之间的“战火”,背后实则是卷到极致的电视产品,在寻找差异化卖点过程中的交锋。

  目前市面上主要的电视产品,按技术划分主要有LCD、OLED和激光电视三种,相关代表性企业分别是中国的TCL、韩国的LG和中国的海信。

  LCD电视即大家常说的液晶电视,技术最为成熟,价格也最为亲民,基本在数千元至万元不等。分析师表示,在整个彩电行业中,LCD电视的销量占比能达到90%以上,是彩电行业的主力部队。

  从技术上来看,LCD面板在显示图像时是被动发光,需要有光源投射,所以都会配有LED灯作为背光模组,因此也被称为LED电视。

  LCD液晶电视存在的两大不足:一是无法显示出完美的黑色,在对比度和色彩显示上不如OLED;二是由于LCD电视需要具有背光层,需要滤光片等,故厚度会受到限制,难以做到超薄。

  而市面上见到的MiniLED和QLED(量子点)电视,都是液晶电视的不同改良版本。MiniLED是将传统LCD背光模组中的灯泡数量大幅增加,QLED则是在背光模组前面增加了一层量子点膜,拓宽了能够呈现的色域。

  MicroLED电视兼具液晶电视与OLED电视优势,代表厂商当数三星,是LCD向MiniLED过渡之后的最终版本。MicroLED比MiniLED的灯珠更小更多,多到每一个像素都能用一颗独立灯珠,在这种情况下,背光板会变成芯片级的。Wit Display分析师林芝表示,因为技术问题,MicroLED电视在超大尺寸电视上更有优势。再加上这项技术仍处于产业化初期,产品价格也处于高位,售价高达数十万上百万元一台的电视,对普通人来说远远没到考虑的范畴。

  作为市场上的绝对主力,各个电视厂商在液晶电视方面均有布局。从全球范围来看,三星的液晶电视销量第一。在TCL年报中,其液晶电视销量已居于全球第二,但在整体销量中还是弱于LG,位列全球第三。

  从国内市场来看,有两家电视厂商都自称第一,只是措辞不同,细品还是比较有意思的。

  小米在年报中表示,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,小米电视在中国大陆出货量连续第八个季度稳居第一,全球智能电视出货量稳居前五。

  而海信在年报中表示,根据中怡康统计数据,海信电视在国内市场零售额占有率达19%,保持中国市场零售额第一。

  除此之外,OLED电视、激光电视的销售总量,在整个彩电市场中占比不到10%。

  其中OLED的技术特点区别于液晶电视的被动发光,是通过三种自发光的二极管主动发光,主推厂商是韩国LG和三星。

  区别于前面几种,海信主推的激光电视属于另一种技术路径——屏幕本身是由一种特殊的树脂材料制成,相当于一块“幕布”,成本较低。更为核心的部件在于屏幕之外的“激光发射器”,通过激光发射器将影像投射到屏幕上。原理和投影仪一样,技术上要进步很多。

  海信在激光电视领域积累深厚,从2007年进入国家863计划开始进行激光产业的研究,到2014年推出全球第一台商用100寸激光电视,算是同领域内走在前面的公司。

  近几年,海信正在努力宣传“大屏选激光”的概念,在大屏激光电视领域卡位。2020年彩电市场低迷不振,激光电视以22.13%的同比增幅成为唯一正增长的品类,而海信在80寸以上的市场份额占有率达到32.74%,保持绝对的优势地位。

  相比同尺寸的其他电视,激光电视有着更低的成本和更便利的运输优势,对于消费者来说,也有着相比同尺寸液晶电视价格更低、更为护眼等优势。不过,只有大于100寸时,激光电视的价格才有优势。

  至于TCL在文章开头的宣传视频中,对海信激光电视作出的“见光S”评论,讽刺的是相对于液晶电视而言,激光电视因为采取的是“投影”的方式,亮度和对比度相对有限,在明亮的环境下效果不佳,只有价格在数万元以上的激光电视才能达到“线k”。

  至于“噪声大”的相关评论,则是因为激光发射器功率较大,会有发热问题,需要通过内置风扇散热,必然会产生一些声响。

  但整体来说,激光电视的发射器寿命、电扇噪音和亮度等各项指标,都是符合国家标准的,高端机型也有不错的表现。但各种类别的产品在不同方面有不同的优劣势,消费者各取所需即可。

  TCL对于海信激光电视的攻击,事实上就是两种不同技术路径的电视之间的竞争。

  问题在于,如果像手机厂商那样,在发布会上用实际的参数对比来碾压对手,并无不可,但如果是通过“演”出来的场景,借利益相关方的嘴说出竞争对手的弱点,就有些“超纲”了。

  同行企业间“相爱相杀”并不少见,但像TCL如此激进地批评激光电视背后,其实有深层次原因。

  彩电行业整体发展出现拐点,各家都在陷入焦虑。在数据机构的预测中,2021年中国电视市场的销量可能将再度下行,跌破4000万台。

  市场调研机构奥维云网的数据,2021年上半年,中国电视市场累计销量1781万台,同比减少14.7%,同一期间,中国大陆前七大电视品牌——小米、海信、TCL、创维、长虹康佳海尔的合计出货量,只有1464万台,同比减少了16.1%。

  家电行业的兴衰与经济形势密切相关,更与房地产行业联系颇紧。2015年开始国内住宅竣工面积跌宕下滑,2019年被称为楼市“拐点”。

  而2019年末,也正是文章开头案件中TCL对海信激光电视作出不当评价的时间点。

  此时,以TCL、海信和创维为代表的传统电视厂商,其实已经经历了几年的“内卷”,分析师林芝认为,内卷的主要原因在于,市场整体份额相对稳定,但乐视、小米、华为陆续入局,导致各家的“蛋糕”越来越小。

  受到显示驱动芯片、偏光片和显示玻璃等材料缺货以及海外需求增长的影响,电视面板已经连续涨价12个月。

  GFK中怡康大家电事业部总经理彭显东表示,企业成本压力增大、价格上涨抑制消费,以及消费者购买意愿削弱,都是上半年彩电市场发展被抑制的重要原因。

  从A股的海信视像、深康佳A、四川长虹以及港股的TCL电子几家上市公司数据来看,平均收入从2011年的253.69亿元增至2020年的476.26亿元,但毛利率从16.35%降至2018年的低点10.74%,近两年小幅回升至12.8%。(想了解更多关于毛利率的“秘密”?请点击此处)

  海外高端市场有三星和LG占据相对强势的位置,国内有小米、华为进入电视领域争抢蛋糕,传统电视厂商内部也出现不同技术路径的分化。

  相比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,谁能够抢占下一代主流电视的赛道,占领用户消费心智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液晶电视自不必说,便宜的价格和合格的显示效果,会让LCD在当下以及之后一段时间内仍然会是市场上的主流。关键在于,OLED、MiniLED、MicroLED、QLED以及激光电视,红苹果心水论坛,谁会拿下接力棒,成为下一代主流?

  OLED阵营中,除了三星和TCL还不卖OLED电视,其他厂商基本都有涉足,包括近几年在电视领域突飞猛进的小米。

  当前大尺寸OLED面板的生产方面,LG有绝对优势,但良率有限,下游厂商有心无力,电视品牌中只有在高端领域扎根更稳的LG和索尼OLED电视出货量较多,在全球范围内能有数百万台的年销售量。中国市场目前OLED电视一年还卖不到30万台。

  MicroLED阵营中的重磅玩家三星,敢卖出一台上百万元的电视,底气就是这一领域绝对领先的技术优势。作为面板领域的头部玩家,三星在MicroLED领域的布局自然也不容小觑,但这一技术从2000年就被提出,目前仍然处于无法量产的阶段。

  除此之外,另一个重磅阵营当数MiniLED。在刚结束不久的华为新品发布会上,使用这一技术的华为智屏V75 Super,就作为一个重磅产品被推向市场。此外,苹果在2019年发布的高端显示器Pro Display XDR和2021款12.9寸的iPad Pro,都采用了MiniLED技术,接下来可能会发布MiniLED屏的Macbook。

  对于TCL来说,背后有TCL科技集团作为支撑——TCL科技旗下拥有全球的面板制造巨头TCL华星,不管是QLED、MiniLED还是传统的液晶电视,都属于其布局范围内的技术,但就是没有激光电视。

  正因如此,如果激光电视成为未来主流,主场显然将不再属于TCL,而变为海信。